ASIA CITY WEATHER

 INTERNET OF THINKING LIMITED 正宗港嘜有限公司

 找回密碼
 register to remove ads
Free website traffic to your site!

以言治罪再現極權統治的虛弱

 關閉 [複製鏈接]
chiefadmin 發表於 30-6-2020 07:55 PM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
uploaded

你需要 登入 才可以下載或檢視,沒有帳號?馬上註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鬆瀏覽論壇。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register to remove ads

x
http://beijingspring.com/big5bjs/bjs/bc/177/12.txt
(湖北)劉逸明
5 m4 f5 i" P4 ~+ P9 X! Y' W3 m# h' @8 ?4 G$ [2 W: B

) k3 D1 a# c4 u. s  s" @! j2 `    距離北京奧運會的召開已經不足一年,中國國內的各大媒體紛紛在奧運來臨之前對奧運; y9 v' j( [8 V+ L: X
話題進行大篇幅報道,企圖營造出一種全民迎奧運的氣象。更重要的是,奧運能夠在中國召
  ^2 V1 C" D; }' h4 v9 J, ~開似乎能夠有力地證明中國的強大和中共統治的合法性。奧運能夠給不少的中國人帶來喜悅
/ E/ b1 @* U: u  Y6 T$ {確實不假,但一般人都不會指望奧運會給自己帶來其它的什麼好處,因為在中國,類似的盛
7 N4 ^/ a+ l: k+ f2 B- Q$ F事往往意味著老百姓將受到更為嚴厲的約束。* F1 N5 y0 i5 i7 B8 _- Y

+ R. y0 A+ |2 k  y2 o' _    自從中共開放外國記者在奧運前後可以進行自由採訪的那一天起,不少異議人士產生了
# x0 z+ c* E9 c7 I3 {$ ]! C- ^一種錯覺,以為中共能夠順應世界潮流開放輿論和減少對異議人士的打壓。不料和其它時候+ g2 p6 Q1 |  x
一樣,越是有大會召開,中國各地的暴力機構就會越來越緊張,對不同的聲音以及維權活動
8 S* Y- B% H0 s8 T就會越來越在乎。如今在奧運會即將召開之際,因為自由言說或是依法維權而被捕的人日益1 v1 G# n; v  E/ q+ A
增多。
+ g5 R( |& |% t2 P( V' ?# D& {, s
4 w$ N9 ~& m) V% [; ~) f/ K6 _( P5 M0 U
胡佳事件表明中國當局執法犯法% U# C8 C' d! w' A0 v

" F* b7 {# F7 t7 X. z5 _! A
1 x  z  Q) ?1 ]! y; ^    就在2007年即將走完的12月27日,北京的公安部門便以涉嫌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」罪將
$ i2 L# K( h# K$ ^& O" ^知名維權人士胡佳刑事拘留。此事激起了海內外人士的一致憤怒,各大媒體紛紛對北京當局
" Z6 f/ R1 X# y3 l+ q; z, e的這種行為予以強烈譴責。2008年1月7日,著名異議人士劉曉波先生等60多名知識份子以及" x3 M6 `( J8 n% \4 i: u
維權活動人士聯名簽署的一項聲明出現在了各大網站的顯著位置,要求中國當局盡快釋放人
$ x. M6 Y. L+ l, {: P  O權活動人士胡佳,該活動引起了海外媒體的高度關注,很快,新增加的簽名人數就增至數百
( i' `0 H" v$ _/ r人。  ~) J  k3 W- \1 c9 x/ U; Q- E

) O* `( p, E: c( Q  W/ O! F    以言治罪是專制社會的特有產物,清朝曾有駭人聽聞的文字獄,到了毛澤東時代,文字" |# N5 [) r& s& G% g
獄的規模更是空前龐大,不僅僅有不計其數的知識份子因為寫文章而鋃鐺入獄,更有不少文
  B7 t7 G: g) k2 q4 a化水平不高的普通民眾因為不經意的言語而坐穿牢底甚至一命嗚呼。鄧小平上任後的改革開
! p" |2 z# v/ _, n5 v8 }0 G" g放年代雖然告別了先前的那種風聲鶴唳、草木皆兵氛圍,但自從「六四」以後,言論空間便
3 K4 `' \! c& V4 K再度緊縮,在江澤民時期,隨著互聯網的發展,因為在網上發表言論而被判刑的知識份子達
5 L% _7 g# r) A2 @* D到大幾十人之多,居全球之冠。* {# v2 f7 J9 D

1 T3 Z0 o$ `+ I. I    言論自由是《憲法》賦予公民的一項應有權利,批評當權者和向當權者提出建議也是每: _, V% V2 Q7 j8 U7 J
個公民的自由,完全不應該因此而被冠以各種罪名。《憲法》的權威在現實社會實際上已經6 R; e, O1 x' {9 j5 c3 U( K9 W
被很多違憲的法律或是違憲的條款嚴重削弱,偌大一個中國成了有《憲法》而無憲政的另類
; A! {7 u/ A; @9 p: v( f國度。普通老百姓面對的是嚴刑峻法,而權貴階層則往往可以在罪大惡極的情況下憑藉金錢; |, o9 D! }& n+ \# a/ o
或者地位逍遙法外。諸如周正毅那樣十惡不赦的黑心商人以及劉志祥那樣的巨貪被免死,而" V; u' v( ]  F( P: Y7 d
像師濤那樣因為轉發一個消息被判十年重刑、民工許霆因為取款17萬而被判無期徒刑,這樣
  Q' ]+ e/ z# E( U) n的事情是中國缺少法治的最明顯例證.胡佳是經常登陸海外網站的人所熟悉的維權人士,幾7 v8 K9 S& Y, k, d( n8 Q, w( V) w
乎三天兩頭都能看到他發佈的消息或是有關他的新聞。看過胡佳文章的人都清楚,胡佳的文
( O0 k, a/ t4 I& w0 p+ |, S( W2 B章遠不如其他異議人士激進,他的所作所為完全是法律所允許的,而且對於促進社會的進步+ }& R2 E7 H+ w4 x' [# n0 o) I7 {
有著現實意義,北京當局將胡佳以涉嫌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」罪刑事拘留可以說是知法犯法% w/ f( c1 e+ j# b5 T5 k
的表現.近年來,很多地方當局都喜歡以這種罪名來報復維權人士,因為在他們看來,維權
. c1 l# q0 U6 S2 e- Q- D對於他們的威脅更大,但僅憑維權活動又難以定罪,所以就千方百計地在維權人士的文章裡' g" e: K' `6 M3 J
來尋找所謂的「罪證」,河北的郭起真以及浙江的呂耿松等人都是因為類似的原因入獄.( R" p. `) l" }2 V7 X. d, o$ l9 R

. X- X/ {0 p3 [, z5 W! J1 d+ q; m1 Q7 V# C2 {0 U
中共當局應當將良心犯大赦天下
+ @$ U* C4 R" y0 d. E
" n, w& {% _/ d% v  E, Q1 w& \& Z9 C& q% O! j
    有史以來,從來沒有哪個國家被言論所顛覆,即使有,也祇能是統治階級裡的大人物才
- A* H1 t2 V: U/ x0 U% Q有這種可能,但那也至多是改朝換代,那個國家依然存在。國民黨時期,中共黨員不但可以& t" ^% H7 d, |6 s( p
自己辦刊物針砭時弊和呼籲民主,而且還能在大街上遊行示威和散發傳單,這在今天的中國8 Y- S% f; B7 E5 o1 r: d1 N6 E# q% S
社會幾乎是不可想像的。但中共並不能憑藉自己的刊物和言論將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推翻,最
5 c' B, I+ n2 G4 h3 L# @8 _6 r/ i0 g終取得政權還是得靠暴力革命。以暴力革命的方式來推動社會的民主進步在現在很多人看來% h8 F8 n$ C! L. J; J' g2 S+ F
不僅僅成本太高,而且很難建立真正的民主體制,所以,絕大多數人都主張以溫和的方式推# @8 v# k3 N" f) P. ?7 k9 j
動政治改革,從而實現憲政民主。# H9 Z/ e& H! N% Z

" `' A8 c1 _1 K6 z; U" n    正在胡佳被捕後幾天,由中國官方報紙《法制日報》主辦的《法人》雜誌記者朱文娜采
# {& F1 p9 t0 {6 V寫了一篇題目為《遼寧西豐:一場官商較量》的報導,內容提到西豐縣縣委書記張志國「打
& C9 t) N  G2 o# E# G# j9 ]& N壓」女商人趙俊萍的事件。1月4日,西豐縣公安局警察便攜帶立案文書和拘傳文書到北京( t( r  ]. j- B
《法人》雜誌社編輯部,要求拘傳記者朱文娜,並已對朱文娜涉嫌「誹謗」罪立案。事後,7 ~7 U5 Y! n7 w
記者無國界組織對遼寧省西豐縣政府無視法治、隨意拘傳法人雜誌記者朱文娜的做法進行了
7 m; `  ]- L" H% S& u強烈譴責。就連國內的報紙《南方日報》以及有著中共海外喉舌背景的香港《明報》也分別7 Q: M8 D; a- O% R4 H6 N
發表評論文章聲援朱文娜,批評西豐縣公安部門的做法。2006年重慶市彭水縣公務員秦中飛6 ~/ H4 \" E. N* V! V  \$ Z! L- _1 X
因為用手機編發了一首有關當地時事的打油詩而被以涉嫌「誹謗」罪刑事拘留,如果不是因
4 ?. N" s9 X- a& C& [0 \5 ?6 E為國內媒體的報道和網民的聲援,也許他至今還不會重獲自由,但願記者朱文娜也能在媒體) R% I# p" _% Q/ f' `. S0 B
的壓力下早日獲釋。# i; K! D$ P3 ]

$ N" Z1 J2 {9 K- E! Y# S8 A3 k, q# J    中國崛起是中共以及很多中國人的夢想,一個大國如果想真正崛起於世界,不僅僅是靠1 E4 ?# a+ ?6 J/ l. T4 p! `- e: W
軍事實力的強大,更重要的是政治體制要實現質的飛躍,專制體制遠遠不能保證一個國家的; u: L( v% r! B+ ?4 u
長治久安,即使崛起了也不過是曇花一現.中共作為一個黨員人數最多的政黨,在世界民主) L- f0 |9 z% {
潮流的衝擊下應當自覺地轉型,通過保障人權來贏得民眾的支持,通過實行民主政治來找到& O; G. ~! r" c: N! S
執政的合法性基礎.以言治罪祇會讓人更瞧不起這個政黨,祇會有損一個泱泱大國的國際形
' q  n" r8 x8 I3 k, Q1 @象。中共自建政以來從未進行過特赦,這其實也是一種缺乏自信的表現,在奧運即將召開的
7 ~. {+ o6 g7 G+ T今天,如果釋放胡佳這樣的良心犯和大赦天下,對中共的執政將有百利而無一害!$ U" w% f# b/ w# `  e

1 i$ H  m# S2 p7 d" u* p- J    (2008年1月9日)◆

4 m/ @+ }: k: f$ G9 @; v
% p% v' E1 [# B. ]7 A% ?- ^9 y7 ~
關閉

station上一條 /1 下一條

Reliable $1 Web Hosting by HostFast
Rapidgator.net
InterServer Web Hosting and VPS

inquiry|小黑屋|internet of talkings @HKG ( core by comsenz inc|virustotal Checked )

GMT+8, 21-9-2021 04:17 PM , Processed in 0.082805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IOTASIA X3.5 Safe Browsing site status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Internet of Talking講聯網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
返回列表
Speedcheck